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下午帝都街头,穿着一身破旧运动服、扎着马尾辫,背着一个双肩包的宫潇潇从地铁站走出来。

    她边走边回头看,看到身后无人跟踪,她微微一笑。

    太好了,那个人没有追上来。

    宫潇潇疾步快走,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成群结队的飞了过来。

    刚想要抬头,她才动了一下,不知道是谁突然从背后踢了宫潇潇一脚。

    身体失去重心,趔趄着朝前倒。

    无数腥臭的蝙蝠从天空朝人群俯冲下来,红眼蝙蝠尖头利嘴,无比嗜血。

    宫潇潇见状立马就跑,她还没跑两步,后脖子一疼,心里惊呼不好,中招了。

    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昏迷中的宫潇潇被一个速度极快的男人扛起来,带走了。

    满是残垣断壁的拆迁区,四栋孤零零的破楼完全的伫立在废墟之中。

    夕阳西下,黄昏无限好。

    破楼顶层,一场虐杀正在追赶着太阳落山的速度。

    原本空空荡荡的楼顶,此时竖着一个巨大的银质的十字架。

    硕大的十字架上绑着一个面容英俊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的手脚被一根细细的红线捆死,俊美的面庞上异常的白皙,那种白看起来超越了颜色的范畴。

    他五官俊美,嘴巴上四颗尖锐的獠牙交错,男人的薄唇并不能遮住他的獠牙。

    远处天空橘红一片,云朵像是燃烧了起来。

    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冷面男人抓着一个模样丑陋、年龄大约在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出现。

    男人从腰上抽出刀,刀光一闪,男孩的脖子被划开。

    顿时血流如注,他的身体被那个冷面的身体钳制住。

    小男孩惊恐地低着头,浑身剧烈颤抖。

    男人大手用力一挥,小男孩凌空飞了起来,他重重地摔落在地。

    小男孩倒在了那个男人的身前,从脖子上流出的血很快就染红了一大片地方。

    这个小男孩其实是个卑贱的血奴,专属于那个被困在十字架上男人的血奴。

    新鲜的血液源源不断的往外流。

    被绑在十字架上的男人,口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流。

    甜甜的血液对于这只即将被夕阳毁灭的吸血鬼来说,诱惑力太大。

    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迷路的人,遇到了一汪清泉。

    吸血鬼拼命的挣扎,他的眼睛幽幽地闪着红光。

    他要血,他要喝血,他不能没有血。

    楼顶一片寂静,晚风徐徐。

    十字架对面,一个穿着一身酒红色西装的男人静静的坐在舒适的椅子中。

    吸血鬼的容貌已经是极尽俊美,人间少有了,但这个坐在椅子中的男人更加的醒目惊艳。

    北佑翱面庞俊美的近乎魅惑,明明面无表情看起来很平静,却让人第一眼便觉得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气息。

    栗色的短发根根直竖,他漆黑的眼眸晶亮璀璨,周身散着出一股让人想要臣服于他脚下的气息。

    他安静地坐在椅子里,他怀里抱着一个头发乌黑柔顺,身型瘦弱,穿着一身破旧运动服的女生。

    这个女生是那个吸血鬼的猎物,北佑翱偶然得到了宫潇潇。

    但,他却没想过救宫潇潇。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