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宫潇潇歪头看着宫世明笑问:“这次又是哪位不知死活的公子哥啊?”

    她张狂,高傲,她确实有这个本领。

    宫世明的那些小三们,哪个不是把宫潇潇当成了活阎王,一见到她就跑?

    宫世明冷笑了两声。

    “这么多年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一般人的人我还真不敢介绍给你。”

    “哦?”宫潇潇饶有兴趣的开口。

    “现在你要结婚的对象地狱门最年轻的门主,世界黑白两道都在他的脚下。潇潇你爱玩,朋友多,不知道你听没听过北佑翱这个人呢?”

    宫潇潇心里一紧,这世上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北佑翱这个人。

    她怒目瞪着宫世明,她吼了一声:“宫世明!你真把我当成女儿啊,你这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

    “我让你玩,我倒要看看就你那点小聪明,怎么能玩的过地狱门门主。”

    “我不同意,不同意!”

    宫世明说:“现在知道害怕了,我还告诉你,就北佑翱了,你等着嫁人吧。能嫁给北佑翱算你有福气,他有钱有势,听说长的还极其俊美,潇潇你就老实一点,乖乖嫁人吧。“

    宫潇潇冷笑着说:“呵,福气?我的福气可没你大,出去转一圈都能带回个大儿子回家。”

    宫世明瞪着宫潇潇,一直站在旁边看好戏的宫筠走上前。

    宫筠贴心的扶住了宫世明。

    “爸你别激动,妹妹年龄小还不懂事,等她嫁人之后慢慢的会知道您的用心良苦的。”

    “要嫁人宫筠你自己嫁,总之我不会同意。”

    宫潇潇气呼呼的上楼。

    宫筠扶着宫世明,一路目送着宫潇潇上楼。

    一抹阴郁诡异的微笑悄然从宫俊的眼中掠过。

    宫潇潇,这次你死定了。

    位于半山腰的奢华庄园中,庄园临海而建,院子随处可见随处可见自然生长的热带树木,各种奇花异草。

    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草坪,若站在庄园二楼,推开窗就能看到蔚蓝的大海。

    庄园中每隔几米就能看到一个个荷枪实弹的黑衣保镖。

    保镖们着装统一,井然有序,面无表情的伫立在自己的岗位。

    餐厅中北佑翱餐桌边,他的左手边坐着干练美艳的凌灵。

    凌灵拿起干净的筷子往北佑翱的碗里夹了一块肉。

    李月一到餐厅就看到凌灵动筷子,她眼里闪过一阵厌恶。

    这个凌灵没大没小,坐在李月的位置上不说,主人没来,她一个下人手到快。

    李月走过去,满脸笑意地问:“儿子啊,过几天就要结婚了,现在心情怎么样?”

    北佑翱静静的吃饭,没有说话。

    坐在北佑翱身侧凌灵嗤笑了一声。

    李月的脸色一沉,凌灵这个野女人居然敢笑我!

    她恨的牙根都痒痒。

    李月一直想让北佑翱娶妻,原因很简单就是想找一个人治治凌灵这个女人。

    凌灵这个人出生于墨西哥贩毒世家,一家子都是国际通缉犯。

    她不懂一点礼义廉耻,除了北佑翱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盛气凌人的灵力从跟随北佑翱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到现在她见到李月都不打招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