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对于一玩即死的女人,北佑翱从来都不感兴趣。

    但是,宫潇潇身上的气息让他舒服。

    所以,他愿意让她活下来。

    北佑翱松开宫潇潇:“太弱了,你存在于我的身边就是我的一种耻辱。”

    宫潇潇小心翼翼的开口:“是的是的,我太弱了,我也不想给你丢脸,要不然我们离婚吧。我看那个凌灵很厉害,听说她十年如一日的陪在你身边,你跟我离婚吧,然后娶她,你看怎么样?”

    “她没资格成为我的配偶!”

    宫潇潇尴尬的一笑,好嘛,全世界都知道你野性十足,能当你老婆人应该还没出生。

    北佑翱清冷的眼眸一定:“而你,连她的万分之一都不及,我的身边从来不需要弱者,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像你这样的,只能被淘汰掉。”

    宫潇潇看着北佑翱:“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被淘汰?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存在都有他存在的意义,你很强大,我确实很弱,但是如果没有成千上万个像我这样的弱者,你的强大算什么?”

    算个屁!

    妈的,这男人心里面除了打打杀杀之类的东西,还有没别的了?

    在它与北佑翱合二为一之后,很多事情,他都已经忘记。

    唯一没有忘记的便是他的使命,他就该站在巅峰之巅,将所有阻碍他的、杀戮过它的人全部送进地狱。

    他杀过的人太多,多到他早已经记不清了。

    而在它一次又一次的屠杀中,他几次遇到宫潇潇。

    在他尚未化成人形之前,看到宫潇潇,他为兽时的记忆似乎重现了。

    那个女娃娃还那么小,漂亮的得可以吸引世间一切有眼睛的生物。

    她在昆仑山中的大雪中哇哇大哭,饥饿的它为了寻找食物而来。

    它叼走了她,在路上遇到了两个上山偷猎的人,吃饱之后的它,也没有将那么那么幼小的她丢在雪中。

    一只毛色雪白的兽王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婴在雪中生存。

    为了不让她死,它用自己温热的血充当奶水。

    她没有死,凌尊的出现,将她从兽口中救出来。

    后来,他们又在梵蒂冈的教堂中相逢了。

    八岁的她成了龙傲天的小新娘。

    它的出现让圣洁的教堂变成了修罗炼狱。

    宫潇潇至今都无法忘记那场血腥的屠杀,她趴在地上装死,身边全是残碎的肢体。

    它只是想多留她一段时间,最后一刻再杀掉她。

    可爱的事物,谁都喜欢多看一会儿。

    然而,世事不如料,因为那个全身带着傲气的龙傲天的登场,它终还是没来得及处理掉教堂中的最后十几个人。

    以至于她,宫潇潇,活到了今天。

    北佑翱修长的手指滑过宫潇潇光洁如玉的面庞,他看着她,她美的不像话。

    曾经的女娃娃已经长大,长成了令他惊艳的绝世美女。

    宫潇潇在在他如此的专注的注视下,心扑通扑通的狂跳。

    她在害怕,因为北佑翱,她再次想起了小时候亲眼目睹的那一幕幕血腥的场景……

    恐怖如同瘟疫一般在她的身体中四处流窜,令她颤栗恐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