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宫潇潇看完直接把照片扔到了宫筠的脸上。

    “你是我的好哥哥,这几天世界级的大人物,我就让给你了。”

    被照片砸脸的宫筠不怒反笑。

    “他们确实很厉害,如今也被北佑翱这头野兽猎杀成了过街老鼠。妹妹啊,我要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你的母亲和凌尊龙天傲他们已经命悬一线了,北佑翱已经知道他们的行踪了。”

    宫潇潇道:“关我屁事!”

    宫筠无所谓的耸肩,关不关她的事,只有事情发生时,她才会知道。

    现在宫潇潇不就是图个嘴过瘾吗?

    眼看着婚期临近,宫潇潇被宫世明宫瑶兄妹二人设计困在了地下室。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宫潇潇使劲的捶打着房门。

    “放我出去,宫世明,放我出去!”

    地下室的门被提前改造加固过,很结实。

    房间中有水和食物,也有厕所,宫潇潇被整整关了一个星期。

    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地下室连一只多余的蚊子都没有。

    距离宫潇潇的婚礼还有一天的时间,宫筠来接宫潇潇了。

    宫筠掏出钥匙,啪嗒一声,门锁打开了,他推开房门。

    “哗啦。”一盆凉水迎面泼在了宫筠的脸上。

    地下室中的宫潇潇手里端着一个塑料盆,她瞪着全身都湿了的宫筠。

    宫潇潇轻轻一笑,她笑着问:“哥哥,感觉怎么样,凉快吗?”

    宫筠抹去脸上的水,他看着宫潇潇。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就在宫潇潇以为宫筠会非常生气的时候,不料宫筠居然轻笑出声。

    宫筠脸上的笑容渐渐加深。

    “妹妹,明天你就要嫁人了,恭喜恭喜。我来是给你开门的。现在你可以走了,你知道的,爷爷奶奶和爸爸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我向你保证,你前脚从帝都离开,你立刻就能在电视上看到你的爷爷奶奶因重病死在疗养院。”

    宫潇潇的手紧紧地攥着塑料盆,她现在真想掐死宫筠!

    宫筠让开了正门的位置。

    “妹妹,欢迎你逃婚,你走了,这宫家的所有财产就全是我的了,哈哈哈。”

    宫潇潇猛地将手中的塑料盆砸向宫筠,宫筠伸手一接,他稳稳地接住盆。

    从地下室出来之后,宫潇潇一声不吭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天渐渐亮了,化妆师和服装师纷纷到达了宫家。

    宫世明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宫潇潇的房间查看,发现房间没人,他心都凉了。

    仓惶的穿着一只鞋子下楼,看到宫潇潇就坐在客厅里,宫世明大喜。

    宫潇潇这性子像烈马一样的丫头居然没跑。

    这世上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三个化妆师两个发型师把宫潇潇围在中间收拾打扮,她表面上看起来安安静静,心里急燥的恨不得立马踢翻这几天不男不女的人。

    经过两个小时的打扮,宫潇潇穿上了洁白婚纱,一字肩镂空刺绣的手工婚纱穿在她匀称高挑的身上,效果好看的不得了。

    宫潇潇低着头自己戴上白色娟纱手套,戴好之后,宫潇潇坐在床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