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优雅的钢琴与小提琴的合奏飘荡在教堂中。

    宫潇潇挽着宫筠的手慢慢地从红地毯的尽头走过来。

    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在看到坐在主座上的爷爷奶奶时,她弯起嘴角对爷爷奶奶笑了笑。

    精神抖擞的两位老人看到宫潇潇,都红了眼眶。

    两位老人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眼泪。

    孙女都要嫁人了,他们真的老了。

    从宫潇潇一出场,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惊叹声,抽气声在周围响起,一个个男人恨不得把眼珠子抠出来,粘在宫潇潇身上。

    宫潇潇长的实在太美了,说是倾城祸国,魅惑人心都不为过。

    宫潇潇现在很想跑,但是她的手好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她想抽回自己挽住宫筠胳膊的手,不管在怎么用力,那只手都没有知觉。

    想停下脚步,不再继续前进,但是宫筠整个人都好像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跟着他走。

    宫潇潇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恐怖的事情,她的大脑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行动。

    她好像变成了一个有独立思想无法独立行动的木头人。

    宫筠笑着小声道:“妹妹别紧张,我只是负责把你送到你的丈夫手中而已,别怕。”

    宫潇潇大惊,她惊恐的看着宫筠。

    宫筠怎么像可以读得懂她的心理活动?

    宫世明看着周围的人的反应,一股自豪之情在胸中扩散。

    看到了吗,这个长得这么漂亮惊艳的女生是我的女儿,是我宫世明的亲生女儿!

    同时,宫世明被这场婚礼由内而外所散发出来的气势震慑住,我的女儿这是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周围的人看着牵着新娘手的年轻男子,在婚礼上,送新娘的只是父亲与兄长。

    现在,宫世明和李月并肩而坐。

    那么牵着新娘手的男子自然就是新娘的哥哥了,

    “宫总,那位是你的儿子吗,怎么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听到有人问起宫筠,宫世明便笑着说:“王总,你有所不知,我这儿子流落在外面多年,吃了不少苦,我的公司能这么快地往上升,都是他的功劳。我每次看到这孩子就又是自豪又是心疼,唉,今天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让他和潇潇加深加深兄妹感情,也是让他在大人物面前露露脸,最重要的是今天过后筠儿他就算是正式的认祖归宗了。”

    那人听到这话,笑着道:“宫总一双儿女都这么优秀,真是羡煞旁人啊、”

    宫世明听得心里高兴得不得了,但是表面仍谦虚的笑道:“哪里哪里,王总你客气了。”

    宫家与北家双方家长亲人十分和睦,宾客低声谈笑风生,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和谐。

    唯一不和谐的便是迟迟不肯出现的北佑翱。

    这新娘子都到现场十几分钟了,北佑翱竟然不知所踪。

    李月和北建国一开始时还在调节气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夫妇自己都觉着自己撑不住了。

    李月急的满头是汗,北佑翱不是答应过她出席的吗?怎么现在还不出场?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