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艾源低着头无声的落着泪,塞琳娜看着绝望到怀疑人生的艾源,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好想笑,这个艾源也太逗了,被宫潇潇怼了两句,居然就哭成了这样,他真丢男人的脸。

    塞琳娜赵琛艾利克斯三个人,一直以来都把艾源当成是四个人之中年龄最小的那一个人,因为艾源的模样看起来永远都像是一个小男孩,实际上,看起来年龄大概在十几岁左右的艾源,年龄比这里的所有人都要大,他的真实年龄大概有三位数。

    关于艾源具体年龄有多大,这件事只有北佑翱一个人清楚,就算让艾源自己说,他都回忆不起来自己今年到底几岁,所有人都把艾源当成一个男孩,久而久之的他也就习惯了。

    艾源一边哭,一边低声下着决心:“恩!我要努力,等会我就去搏击馆学习泰拳,我要变得和老大一样强大,这样就不会有人说我笨,说我蠢,说我弱不禁风了。”

    塞琳娜看着艾源道:“喂,小胖子啊,不对,是艾助理,艾总,就算你要努力,要发誓,也先把你的鼻涕眼泪擦干净好吗?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好滑稽啊,话说,你哭好了没,已经五分钟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呢。”

    艾源听到塞琳娜的话,吸了吸鼻子,用手掌擦了擦自己脸上泪水,抬眼望着塞琳娜:“娜姐,你说吧,你有什么事情找我?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会尽力,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能做到,我一定可以做到!”

    塞琳娜走上前,拍了拍艾源的头:“小胖子乖啊,姐姐我知道你的能力,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的,要是我不相信你的话,我早就去找赵琛或者艾利克斯了,又怎么会来找你呢?”

    艾源往后退了一步,他苦着脸,望着塞琳娜,委屈巴巴的开口道:“娜姐,别摸我的头,这样不吉利,我会倒霉的,我们都在泰国这么久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在泰国当地,是不可以随便摸人的脑袋的,这样会给人带来厄运,泰国人都非常忌讳这一点,虽然艾源并不是泰国人,但是在泰国呆了半年的他早就已经入乡随俗了。

    塞琳娜往前走了一步,她出其不意,忽然伸出手,又拍了两下艾源的脑袋:“小胖子,你怎么能这么迷信呢,我就拍了,我看看最近你会不会倒霉,你又不是泰国人。”

    艾源一下就被塞琳娜惹恼了,他气呼呼的原地一蹦:“娜姐,不许动,你在拍我的头,我就生气了,我要是生气就会跑,我要是跑了,就算是你们开飞机来追,都追不上我。”

    艾源跑步的速度非常非常非常快,具体有多快呢?这样说吧,从泰国到国内,乘坐飞机大概需要三个小时,而要是艾源跑起来的话,一个小时就能到。

    塞琳娜的手忽然捏住了艾源胖乎乎的脸颊:“好啊,你这个小胖子,好的不学,学了一堆坏毛病,现在就然都敢威胁为了,请问是谁给了你勇气啊?是夫人吗?艾源,我告诉你啊,夫人之所以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门主大人全都是因为门主喜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