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用被子蒙住头的宫潇潇没过多久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她眯着眼睛伸了一个拦腰,懒洋洋的睁开眼睛。

    睁开的瞬间,她的双眸忽然撞进了一双带着熠熠生辉的眼眸中,顿时大脑中全部慵懒之意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宫潇潇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总裁,嗨,早上好啊。”

    北佑翱站在床边,看到宫潇潇醒了,他坐下,伸手将宫潇潇拉进怀里,低头深吻了三秒钟,离开她的嘴巴:“恩,早上好。”他从来都是信守承诺的,说让宫潇潇好好休息,他就绝对不会打扰她一下。

    “潇潇,我已经让你休息了,算是对你好吗?”北佑翱将宫潇潇抱到自己的腿上,他额头抵着宫潇潇的额头,熠熠地眼眸带着晶亮的光芒炯炯地盯着宫潇潇看。

    宫潇潇怯怯地抬头,看到北佑翱平静漆黑的眼眸,她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个男人的眼睛没变成红色,一旦他的心中有了欲-望那么他的眼眸便会立刻变成暗红色。

    此时,北佑翱漆黑的眼眸熠熠生辉,看起来纯粹的就像黑水晶一般,不知道为什么宫潇潇看着现在北佑翱的眼睛,她忽然觉得其实这个男人很单纯。

    宫潇潇盯着北佑翱看,北佑翱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在宫潇潇视线的注视下,他漆黑的眼眸忽然折射出了一道妖异的红光,那道红光直接从他的眼眸深处冲出来,继而变成一个很小的红点,聚拢在他的双眸中。

    “总裁,从昨晚到现在你对我很好,我不否认,可是,我怎么感觉你等会又要折磨,虐待我了呢?”宫潇潇委屈巴巴的看着北佑翱,声音里夹杂着空腔。

    她之所以这么说不是没有根据的,也绝对不是因为北佑翱眼眸的那一丝丝细微的变化,而是因为此时宫潇潇就坐在北佑翱的怀里,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巨变。

    北佑翱要是一旦起了渴望,那……那他的尺-寸,简直可以用庞然大物来形容,就算宫潇潇心大到可以吞吐天地,可她也绝对忽视不了北佑翱身体的变化。

    一听到宫潇潇带着哭腔的声音,北佑翱的视线瞬间变得正常,他伸手像摸狗头似的揉了揉宫潇潇的发顶:“主人会对你好的,潇潇乖,现在起床吃饭。”

    他的大手带着刚刚好的温度,宠溺揉头发的动作有些生涩,但北佑翱已经很努力的去表现出一种主人宠爱自己狗狗的样子了。

    宫潇潇点了点头:“恩。”

    北佑翱:“想吃什么?”

    宫潇潇:“什么都可以,总裁,我有点累,麻烦你让佣人的把食物端到卧室来吧,谢谢。”

    北佑翱站起来:“好。”他起身的走出卧室,没有再为难宫潇潇,他向来说到做到。

    宫潇潇目送着北佑翱修长俊美的背影走出卧室,他的身影刚从眼前消失,宫潇潇身体灵活的从床上跳下来,继而跑到衣帽间,拿出一套衣服钻进了浴-室中,一系列动作都快的惊人。

    她灵活的身姿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有点累的样子,一系列动作都一气呵成,飘逸灵动。

    只要北佑翱不在眼前,宫潇潇可以瞬间变成正常的女汉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