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天来给宫潇潇检查身体的医生中只有一个医生是女生,样子看起来很年轻,应该是被老师带来实习的,这个女医生绝对想不到,自己第一次为病患治疗就需要冒着生命的危险,虽然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取走输液管,但是站在她身边对的北佑翱在此时如同变成了一把架在这个女医生脖子上的大刀,她紧张的手都在发抖。

    刚刚北佑翱一句把这位女医生的老师踢飞,然后满眼戾气的随手指了一下她的脸,平津地开口:“你来。”听起来非常平静的语气中夹杂中滔天的杀意,仿佛只要她稍微做的有一点不好,那她的小命就玩完了,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宫潇潇躺在床上,她看着弯腰在替自己检查的医生看到她颤抖的双手,宫潇潇轻轻笑了笑,继而温和的开口:“你不要紧张,只是取一下输液管而已,不会出问题的。”

    女医生听到宫潇潇的话,很感动,她看了一眼宫潇潇精致虚弱的面庞,眼睛一下变得通红,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紧张的心情,女医生轻轻点了一下头:“好的,夫人。”

    为了让这个女医生淡定下来,宫潇潇抬眼看向了站在床边的北佑翱,她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道:“总裁,你看看你,这么严肃做什么?都吓到医生了,要是医生出问题,肯定都是因为你的原因。”她听起来娇-嗔的语气如同一道热流,丝丝的洒在北佑翱的心中,温暖着他的心。

    北佑翱听着宫潇潇的话:“我什么都没做。”他确实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了床边,但是北佑翱根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都能胆子小的人胆子吓破。

    宫潇潇看着北佑翱,心中暗暗骂-娘,靠,就你还什么都没做啊?宫潇潇想到直接被北佑翱一脚踢出去的医生,就觉得后怕,真不知道那个医生还能不能被抢救回来。

    十分钟之后,女医生终于替宫潇潇取走了输液管,并且包扎好了伤口,她站直腰板,颤颤巍巍的低头站在北佑翱面前:“北总,夫人已经没事了,但是在不输营养液的情况下,夫人必须进食,要不然她可能会因为饥-饿而昏迷,因为之前夫人好几天没有吃饭,建议等会尽量吃一些清淡的食物并且一次不能多吃,要保持少量多次,这样才不会留下后遗症。”

    北佑翱听着那个女医生把话说完,他摆了一下手:“出去吧。”

    “是。”三个医生听到北佑翱的话,如同得到了免死金牌一样,纷纷麻利的带着自己的东西,快步无声的从这间卧室走出去,太险了,真是太危险了,这些医生心里肯定留下了阴影。

    艾源到达二楼的时候,正好碰见这三个医生逃跑似的从宫潇潇的卧室走出来,他走到三个医生的面前,拦住了他们问:“宫潇潇,噢不,是夫人,她现在的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大问题?”

    其实艾源更想问的是,宫潇潇现在还没有力气骂人,打人……

    两个男医生看了一眼艾源,异口同声道:“北总裁的太太并不是我的主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